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九百四十一章军法难容

随即,作战室的军官将领们相互讨论起来,研究着如何进行防守抵御小鬼子。

目前长沙的形势是,除了鬼子的先头部队抵达新墙河北岸,同时,日军的大部分三路向长沙方向合围掩杀过来。

虽然现在中国守军和日军只是小规模交战,但是,等日军的大部分一到,战况就会愈演愈烈,发展成大型的战役规模。

日军的三路大军总兵力人数达到了十万之众,而第9战区能够调动的部队只有不到二十万人。

中国军队的二十万,对抗日军的十万,即便是防守战,那也挡不住日寇的进攻。

所以,长沙城的形势现在非常严峻。

虽然日军武器装备先进,敌强我弱,但此时此刻,最为严重的是军心和民心散了。

战役还没有打响,军民的抗日的信心就丧失了,这一战中国军队哪里还打的过小鬼子。

薛伯陵召开这一次会议,主要就是为了稳定军心,稳住民心。

“各位,日军的116师团开始在赣北地区钳制性攻击,日军先后占领了我第1集团军的会埠、上富、村前街等阵地。同时,配合116师团作战的佐枝支队由大城南犯,18日侵占祥符观,随即高安也失守了……”

战局对中国军队非常不利,长沙外围的屏障阵地接连丢失,直接威胁到了长沙。

日军夺下高安后,第11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又命令第116师团以一部掩护左侧背,主力进入修水、三都附近,切断国军第30集团军和湘鄂赣边挺进军的后路。

据此,佐枝支队在奉新西南地区实行防御作战,以1个旅团开赴武宁,主力则在上富镇附近集结,准备西进。

国军短短一两日丢失这么多城镇阵地,主要原因是官兵们消极作战,几乎没有怎么抵抗就放弃了阵地。

官兵们没有斗志,是因为上级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作战指示,既不说撤退,又不说死守,所以,前线的中国军队也不知道该怎么打这场仗。

刚刚薛伯陵已经郑重明示过了死守长沙,决不后退,这无疑给各部官兵们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李鸿盯着地图看了一会,对薛伯陵建议道:“薛长官,趁着日军占领我们的阵地立足未稳,而且日军多线作战兵力过于分散,我们这个时候应该快速组织兵力,或许重新夺回失去的阵地!”

“薛长官,李团长的建议没有错,该是我们向日军进行反击了!”其他军官们异口同声的说着。

薛伯陵拿起指挥棒走到地图下面,大声指示道:“命令,第1集团军重新组织兵力,夺回上富阵地。第74军由上高、宜丰、万载地区推进至高安以西之灰埠、泗溪、棠浦一线,务必夺回村前街!”

“还有第32军,即刻北渡锦江,占领日军防区,三日内一定要收回高安……”

“是,薛长官,保证完成任务!!!”

领取到作战命令的主官们,大声回答着。

为了稳住军心和民心,薛伯陵还成立了一支战场执法队,用来约束监督长沙城内一切军警,还有政府部门的人。

薛伯陵临危受命,他现在有多重身份,不仅是第9战区的司令官,同时还是湖南省的省主席,军政大权都在他手里。

过了半个小时,执法队的队长进来向薛伯陵汇报了情况。

“报告薛长官,杨副军长带来了,他就在楼下!”

薛伯陵点了点头,然后,他面色阴沉的对其他军官们说道:“诸位,我们去迎接下这位杨副军长的大驾!”

很快,李鸿他们就跟着薛伯陵下了楼,他们走到了楼下一片开阔地上。

楼下的执法队绑缚着几个人,这几个人军衔职务都不低,军衔最低的都是上校,最高的一个还是个中将。

为首的一人头上戴着毡帽,身上穿着马褂,这个人就是执法队长口中的杨副军长,其余几人都是杨副军长的亲信部下。

李鸿看到眼前的一幕,再看看薛伯陵的脸上的愤怒之色,他清楚接下来这几个军官要倒霉了。,

很明显,薛伯陵是在演一场戏,准备抓个典型给旁边的军官将领看看。

薛伯陵大步走过来,语气森冷的问着他们:“杨副军长,我把湘南县城防任务交给你们,原本只让你守五天,可日军离湘南城还有三十多里,你这个做代理军长的指挥官却带着两万多人未放一枪就弃城逃跑了!”

“薛长官,卑职得知军委会要放弃长沙,所以,卑职为了保存部队实力才下令撤离的……”

面对薛伯陵的兴师问罪,杨副军长心虚的为自己辩解着。

“事到如今你还强词狡辩,你简直就是民族罪人,军中的败类!”

薛伯陵勃然大怒的呵斥了对方几声,然后,他语气带着杀机继续说道:“杨副军长,我看你们几个也不需要上军事法庭受审了,委座给了我生杀大权,你们一律按临战逃脱罪判决。”

几个人一听,顿时就吓坏了,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。

“薛长官,这次我虽然当了逃跑将军……但是我也有战功啊,你不能就这样杀我啊……”杨副军长等人苦苦哀求着。

薛伯陵对他们的求饶不为所动,他冷言说道:“你们都听着,功是功,过是过,还有,杀你的不是我薛伯陵,而是军法!”

“薛长官,我们知错了,你给卑职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哪怕让我们带部队上前线死在战场上也行……”杨副军长几个人确实知错后悔了,可惜,他们后悔已经晚了。

国有国法,军有军法,谁触犯了任何一条,都没有好的下场。

薛伯陵没有听他们多说废话,他大手一挥直接对执法队下达了命令。

杨副军长他们几个人,直接被执法队的士兵们拖到了不远处的围墙边下。

“嘭,嘭,嘭!!!”

一阵闷沉的枪声落下,几个人的求饶声戛然而止。

在场的军官将领们眼睁睁看着杨副军长等人被处决在眼前,只是,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们求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