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18:36:37

最新章节: 董贵青给小鬼子俘虏招呼了一番,有一名小鬼子已经招了,透露了一些情报。但是,招供的鬼子军衔不高,情报没有太大的价值。不过根据小鬼子士兵透露,鬼子军官知道的情报更有价值。所以,董贵清把抓到俘虏的事情汇报给了团部。李鸿觉的鬼子俘虏身上有情报可挖,随即,他赶紧驱车前往独立营。董贵清挂了电话,对警卫排长张大

第96章 逗比小舅子(求打赏,推荐票!)

一个星期后,忻口战役结束。

忻口战役经过20多日鏖战,经历了无数次大小战斗,成为抗战初期在华北战场上最激烈的战役,也是历时最久,交战双方伤亡最大的一次战役。

此次战役,中国守军伤亡10万人,曰军伤亡近3万人(多出的鬼子伤亡部分是因为主角关系)。

虽然我方守军在忻口战役失利,付出了重大牺牲,不过,由于守军英勇抵抗,从而消耗牵制了大量敌人,争取了时间,粉碎了曰军河北平原会战的计划,使平汉线中国军队得以南撤。

自从娘子关失守,忻口守军处在了腹背受敌的险境中,二战区长官部令所有守军脱离阵地撤退,转进太原防卫。

三日前,李鸿就接到了战区卫长官下达的撤防命令。

保安团所部执行“依城野战“作战计划,撤往庄县附近驻守。

自从保安团驻守庄县,这几日来,当地的百姓源源不断送来粮食、服装鞋袜,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当地有名望的大户人家送来医疗药品和钱粮。

庄县东侧五公里郊外,保安团驻地。

此时,李鸿和保安团一众军官们正在指挥部里合计最近几天收到的钱粮。

“团座,这几天当地乡亲百姓支援的各种物资不计其数,光捐赠的现大洋就有十二万!”范统低头翻着账本统计,一边惊叹的说着。

“团座,你这脑子想的真长远,你就请了欧阳记者吃了顿饭,你看看才几天功夫,咱们保安团就有这么多钱粮和物资。”

“团座,你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,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啊,这一招实在是高!”军事主官们竖着大拇指,连连拍着李鸿马屁。

李鸿看了一遍这几天的账本记录,也有些吃惊,他只是让欧阳静岚动了下笔头推波助澜了一把,结果完全超过他的想象。

“你们这些大老粗现在知道文化人厉害之处了吧?”李鸿数落了旁边几名主官几句,接着教育道:“以后要学会尊重文人,不然的话,人家光是动动笔头,就能让全国人民口水淹死你们!”

“是,团座,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主官们讪讪的笑着,虚心接受李鸿的教育。

过了一会,史一彪拿着一本招募的新兵花名册风风火火的走进了指挥部。

“团座,这几天真是见鬼了,我们连征兵布告都没有发,一堆年轻小伙子就跟有媳妇捡似的,他们扎堆的往我们保安团挤,一个个都想参军打鬼子。”

“现在招募了多少人了?”李鸿好奇问着。

“他娘的,这都快一个加强营了。”史一彪既高兴又有些担忧,说道:“团座,来参军的人实在太多了,咱保安团哪里够近两千张嘴吃的?”

“彪子,咱不慌,现在保安团是有钱又有粮,有多少人来参军你就给老子招多少!”李鸿现在招兵可是底气十足,可以说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。

“是,团座。”

“彪子,等等,你回来。”

史一彪转回身,问着李鸿:“团座,还有啥事?”

“记住,军饷照发不误,那些充气媳妇是不能再发了。”

“团座这个我了解,那些媳妇你自己都快不够用了,嘿嘿……”

就在史一彪离开了指挥部没多久,一名士兵跑进了指挥部汇报。

“团座,你小舅子来了。”

“老子的小舅子?”

李鸿一听不由得一愣,郁闷的摸着脑袋回想着自己哪里来的小舅子。

指挥部的军事主官们,也是一头的雾水,他们都知道李鸿光棍一条,根本没有媳妇。

“团座,你肯定是逛完窑子没给钱吧?你看看你小舅子都亲自找上门来了,再过几天你的小崽子们也得成群结队来找爹了,哈哈哈……”

“他娘的,你们起什么哄?”

李鸿呵斥了他们一声,随即走出了指挥部,他倒想看看谁他娘的故意恶搞他。

“团座,就是那个军官说是你小舅子。”士兵指着指挥部门口的一名少尉军官说道。

李鸿斜眼看向那名穿着中央军军装的少尉,少尉白白净净,长的有几分清秀。

“小舅哥,你长的眉清目秀可真英俊,真是少年英雄器宇不凡啊,对了,怎么以前没听团座提起小舅哥你啊?”

“小舅哥,来,来,抽根烟,抽我的,抽我的……”

五六名连排长围着陈麟,争相递烟讨好李鸿的“小舅子”。

“谢谢各位大哥的烟,等下见了我姐夫,一定给你们多说几句好话,让我姐夫给你们发双倍军饷再给你们放几天假。”陈麟夸夸其谈忽悠着一众军官们。

李鸿心想着,这哪里跑来的活宝逗比,这小子冒充自己小舅子也就算了,竟然还敢代替老子发号施令?

很快,李鸿沉着脸走到他跟前,大声喝问:“他娘的,你小子是谁裤裆掉出来的泥巴?竟敢装老子小舅子,谁他娘给你的狗胆和勇气?”

“当然是我姐给我勇气和胆量了,老子做你小舅子你还不乐意了?”陈麟一点也不惧怕李鸿,反而在他面前充起老子来。

旁边的军官们看他们说话都听懵逼了,这搞了半天,浪费了一番马屁功,原来是乌龙,团座跟这少尉根本不认识。

李鸿觉的这小子还挺逗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呦,老子今天真是阎王碰见小鬼了,你姐谁呢?给你这么大胆子冒充老子小舅子?”

“陈淑君你认识吧?”陈麟理直气壮的反问着李鸿。

“老子认识陈医生,怎么了?”

“我叫陈麟,我是陈淑君弟弟。”

“你是她弟弟,跟我有啥关系?你小子话不能乱说,姐夫也不能瞎认。”

李鸿心里就纳闷了,她连陈淑君的手都没摸过,怎么就摊上小舅子了?

陈麟这个活宝,装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,认真说道:“我姐是战区院花,你是战区英雄,我代表我们陈家,还有我姐,将她许配给你了,不要你一分彩礼钱,再送你一张木雕床,只求你赶紧将她收了吧!”。

“你个毛没长齐的逗比,你能代替的了谁?老子还代替你爹赏你几下呢!”李鸿说完,直接抬起手扇了他几个啪啪响的脑刮子。

陈麟委屈的揉着后脑勺,继续逗比的说道:“姐夫啊,你怎么跟我姐一样动不动就揍人,你和我姐真是太般配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