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七百一十四章设计(三)

院子里士兵们正在忙活着,有的打扫卫生,有的搬运各种摆设家具。

院子内是一栋两层的青砖瓦房小楼,墙面粉刷的倒是挺干净,庭院环境也还不错,栽种着一些花草树木。

“团座,你看这里的环境不错吧,独栋小楼,还有庭院,各种奇花异草……”范统像个房屋销售一样,滔滔不绝的说着院子各种好。

“老范,你少给我说这些屁话。”李鸿用一副挑剔的目光扫了一眼院内,指了指院子问道:“老范,就这破院子要老子三千块大洋?你真当我是冤大头?”

他对这处宅院倒是挺喜欢,庭院宽敞,既不奢华,也不会破败,只不过,这样的宅子要3000大洋,李鸿实在是无法接受。

范统脑子飞快的转动,向李鸿解释道:“团座,现在什么东西不涨价啊,再说了,要找一处合适的院子太不容易了,这样的居住环境,弟妹肯定会喜欢啊,你看院子这么大,以后你们的孩子还可以在院子玩耍不是……”

“你这嘴巴真TM能BB,我说你怎么这么好,带伤给我操办婚事,原来是想趁机捞钱啊,呵呵。”李鸿眼睛斜视着范统,冷冷的笑着。

“团座,你也没少套路俺的钱,咱老范好不容易逮住你结婚的机会,当然得把钱捞回来,你说是不是?”范统倒是很坦然,表明着坑李鸿的钱。

李鸿沉着脸:“你这狗日的,真他娘会找机会捞钱。”

他们俩人在院子里里外外转了一圈,过了不久,陈麟带着几个木工匠走进了院子。

工匠们携带着工具,将一堆木料扛进了院子里。

“陈麟,你小子带的这些人是干嘛的?”李鸿问着走进来的陈麟。

陈麟笑呵呵的说道:“姐夫,为了你和我姐的幸福,我特意找这些木匠过来,准备给你打一张结实的精品木雕床……”

李鸿一听顿时就乐了:“陈麟,你小子可真善解人意啊,摊上你这样的小舅子,我实在太幸福了!”

“嘿嘿,谁让你是我姐夫呢,我还等着你跟我姐生个胖外甥……”陈麟笑了几声,凑到李鸿边上说道:“姐夫,床已经打好了,我马上让匠人拼接装上,不过,按照习俗,你作为姐夫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?”

李鸿点了点头,爽然的笑道:“小舅子这么懂事,回个礼是应该的,你想要多少?”

“姐夫,我知道你有钱,当然,我也不多要,随便给个三五万块大洋就行。”

“啥玩意?三五万块大洋?”

李鸿听到一张床要几万大洋,顿时表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“陈麟,你小子打土豪呢?!”李鸿拉大嗓门一吼,瞪着陈麟说道:“几块木板,几根木料,一张破床而已,你就敢张口闭口几万大洋?”

“姐夫,我给你打的这张床可不是普通木头做的,那可是贵比黄金的帝王木,而且还是纯手工打造,你只花几万大洋,就可以享受帝王级待遇……”陈麟天花乱坠的说着,专扯一些李鸿不懂的东西。

陈麟长期跟在李鸿身边,李鸿捞了多少钱,他都一清二楚。几万大洋,对于李鸿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。

“你少给我鬼扯什么帝王木和帝王级待遇,你那破木头有黄金贵么?就算打一张黄金床也要不了几万大洋这么多。”李鸿说着说着,脸都快气绿了。

陈麟让工匠们采用的木材确实是上好的木材,不过,并非什么比黄金还贵的帝王木。

打这张木雕床所有费用加起来,总共花了还不到100块大洋。

陈麟见李鸿不想掏钱,继续说道:“姐夫,反正床我已经给你送来了,这些都是我们娘家的娶亲规矩,你想娶我姐,就得遵照规矩来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李鸿抓了抓脑袋,用商量的语气的说道:“陈麟,几万块大洋实在太多了,几千大洋还差不多。”

“姐夫,那不行,规矩就是规矩,而且刚才你也答应了要有所表示,三万大洋!”陈麟摇了摇头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“团座,这个钱你还是老老实实掏了吧,要是得罪了小舅子,恐怕你这个亲是娶不成了……”范统在一旁说道。

“我去,这是明着敲诈。”李鸿小声嘀咕着,无奈的只能妥协。

李鸿从身上掏了几张银票出来,眼神充满了鄙视,不情愿的拍到了陈麟胸膛上。

“谢姐夫大礼,我提前祝你和我姐早生贵子,嘿嘿。”陈麟收好银票,奸诈的笑了起来。

这时,一名团部的通讯兵急匆匆跑了过来。

“团座,急电!”

李鸿听到急电,急忙接过通讯兵递来的电报,亲自查阅起来。

这封电报是梅川依秀秘密发来的,她在电报上汇报了日军武魂突击队要来偷袭的阴谋。

电报上只有敌人要来偷袭的情报消息,并没有具体的武魂突击队渗透路线,以及行动方案。

看完电报后,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。

小鬼子的突击队不仅要对付李鸿,而且,鬼子突击队还想将来参加婚宴的军官将领们一锅端。

“这些小鬼子真是阴魂不散,老子想结个婚也不得安生。”李鸿面色多了几分杀气,沉声道:“小鬼子突击队三番两次跟我们作对,老子这一次就斩草除根,让那些狗日的有来无回!”

“团座,有小鬼子来偷袭捣乱,那你这婚还结不结?”范统小声问了一句,继续说道:“团座,要不要通知全团各营兄弟们加强警戒?”

李鸿摆了摆手,脑子里想了想,缓缓地说道:“娶亲日子不变,还有,鬼子突击队要来偷袭的事情先不要声张,如何对付鬼子的突击队,我自有安排!”

“老范,娶亲上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,我要先回一趟团部!”

“是,团座。”

很快,李鸿就带着通讯兵返回自己的团部。

一个小时后。

回到保安团指挥部,李鸿暗自思忖着,如何设计歼灭小鬼子突击队。

想了片刻时间,随即,他给各营主官们下达了命令指示,各营表面上防守松懈,实际是外松内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