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七百一十一章脸皮厚的优势(三)

李鸿敲了敲脑袋,理直气壮的对她说:“谁说我随随便便向你求婚了,我刚才不是请你喝了一瓶可乐么,吃人嘴短,你就从了吧,再说你爹也同意了,父母之命,你必须从了……”

“不从,我就不从,你这求婚仪式太随便了,一句爱我,喜欢我的话都没有,我才不稀罕嫁给你。”陈淑君不停的摇着脑袋,耍起了小性子。

李鸿见陈淑君故意无理取闹,也不想和她去细细掰扯什么。

作为情场老手,他知道女人在撒娇时一定要忍让,即便陈淑君无理,也不能去争什么,要是争赢了,那么李鸿就准备好孤独终老吧!

哎,做男人太难了,骗个女人回来当媳妇更是难上加难。

幸好,李鸿的脸皮一向就厚,他深深明白一句千古名言:脸皮厚娶妻不愁,脸皮薄打光棍!

他缓缓站起身站到陈淑君面前,用他那迫击炮的嗓门大声宣言:“陈淑君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,嫁给我吧!陈淑君,我爱你,嫁给我吧!!!”

李鸿连续大声的喊着,他那独特的大嗓门,几乎让整个医院的人都听到了。

“还老鼠爱大米,你这台词哪里学的?”陈淑君急忙捂住李鸿的嘴巴,接着说道:“李鸿,你可真是不害臊,这么大声干什么,你嗓门这么大,搞的全世界都知道了……”

“喜欢一个人,就要大声说出来,我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,陈淑君是我李鸿爱的女人!”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陈淑君被厚脸皮的李鸿逗的笑声连连。

笑了几声,她神色变得严肃了几分,问道:“李鸿,电影上的男士求婚都要携带求婚礼物,你的求婚礼物呢?总不能一瓶可乐就打发我吧?”

李鸿抓了抓脑袋,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合适的求婚礼物。

这在国外呆过的女孩,还真是会作妖,玩什么狗屁西方式浪漫。

要是娶个乡下姑娘,哪里有这么多屁事,两人对上眼,就可以娶回家洞房花烛夜了……

转动脑子想了一会,他忽然灵机一动,取下了腰部的佩剑。

“小君,你知道我这人穷,没钱买什么钻石戒指,这把中正剑就送给你当求婚礼物吧?”

陈淑君眸子盯着李鸿手里精致的短剑,稍稍一考虑,欣然伸出手接过了李鸿手里的剑。

她一接过剑,什么答复的话也没有给李鸿,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了。

其实,陈淑君并不想要短剑作为求婚礼物,只不过,李鸿这家伙实在太抠门了,陈淑君只好给李鸿一个台阶,这样也顺理成章的把自己卖了。

像李鸿这种帅的吊炸天的男人,女人上赶着也想嫁给他。

等陈淑君走出去几步,李鸿才恍然过来。

“不是吧,这女人也太不按道路出牌了,拿了求婚礼物就跑路?”

李鸿重重拍着脑袋,不停的在心里问:这他娘的什么情况?

这电影上女的要是接受了男的礼物,不是应该来一个深情的吻,然后再说一句,我愿意嫁给你之类的话。

可是,陈淑君偏偏不按道理出牌,这他娘的狗血电影情节,都是骗人的玩意。

很快,李鸿向前追了上去,喊道:“陈淑君,求婚礼物你都收了,你还没答应我呢?”

陈淑君往前小跑了几步,忽然转过身,羞涩的说道:“李鸿,记得三天后,来娶我!”

她说完,一路小跑离开了李鸿的视线。

李鸿听到陈淑君的话,顿时高兴的蹦跶了起来。

“陈淑君,你等着,三天后,我一定踏着七彩祥云来迎娶你!!!”

李鸿冲着已经跑远的陈淑君大喊着。

搞定了陈霆骁和陈淑君,李鸿赶紧驾驶着摩托车返回了驻地,操办自己的婚事。

……

山西太原,日军司令部。

筱冢义男身为山西最高指挥官,日军在山西接连作战不利,损兵折将,筱冢义男自然是难辞其咎,为此,他受到了日军大本营的处分。

日军部队连吃败仗,目前山西的局势不稳定,日军需要重新部署防区,大本营考虑到不宜在此时换帅,所以,日军大本营决定留任筱冢义男继续担任司令官一职。

虽然筱冢义男暂时保住了司令官的职位,但是,他要是再作战不利,不仅要被召回本土,还得上军事法庭问罪。

自从古城县会战战败后,筱冢义男一直都在寻找战机,伺机报复第2战区的中国军队,挽回一点大日本皇军的颜面,以此稳住自己司令官的地位。

但是,因为山西的日军战线拉的太长,每座城镇都有兵驻守,而且,日军又刚刚经过惨败,兵力造成了严重不足。

很快,李鸿向前追了上去,喊道:“陈淑君,求婚礼物你都收了,你还没答应我呢?”

陈淑君往前小跑了几步,忽然转过身,羞涩的说道:“李鸿,记得三天后,来娶我!”

她说完,一路小跑离开了李鸿的视线。

李鸿听到陈淑君的话,顿时高兴的蹦跶了起来。

“陈淑君,你等着,三天后,我一定踏着七彩祥云来迎娶你!!!”

李鸿冲着已经跑远的陈淑君大喊着。

搞定了陈霆骁和陈淑君,李鸿赶紧驾驶着摩托车返回了驻地,操办自己的婚事。

……

山西太原,日军司令部。

筱冢义男身为山西最高指挥官,日军在山西接连作战不利,损兵折将,筱冢义男自然是难辞其咎,为此,他受到了日军大本营的处分。

日军部队连吃败仗,目前山西的局势不稳定,日军需要重新部署防区,大本营考虑到不宜在此时换帅,所以,日军大本营决定留任筱冢义男继续担任司令官一职。

虽然筱冢义男暂时保住了司令官的职位,但是,他要是再作战不利,不仅要被召回本土,还得上军事法庭问罪。

自从古城县会战战败后,筱冢义男一直都在寻找战机,伺机报复第2战区的中国军队,挽回一点大日本皇军的颜面,以此稳住自己司令官的地位。

但是,因为山西的日军战线拉的太长,每座城镇都有兵驻守,而且,日军又刚刚经过惨败,兵力造成了严重不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