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七百零九章脸皮厚的优势(一)

去陆军医院的路上,李鸿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,有种如沐春风的爽感。

他心里激动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,真的恨不得立马飞到陈淑君面前。

过了不到一个小时,李鸿骑着摩托车赶到了战区的陆军医院。

医院门口的守卫人员,看到李鸿腰间佩戴的中正剑,还有胸口的青天白日勋章,颇为敬重的行了一个军礼。

“李长官好,长官请进!!!”

守卫人员都认识李鸿这个打鬼子的英雄,他的这张帅脸比什么通行证都管用。

进了医院大门,他将车子停放在了一边,理了理身上的军装,大步走进了医院。

医院由几栋建筑楼组成,院楼外伫立着一排排临时搭建的军用帐篷,医院内外挤满了伤员。

因为一场大仗刚刚结束,这么多伤员都是从前线战场上送下来救治的。

医务人员们各自忙碌着,查看轻重伤员的伤情,或者正在对伤员进行包扎救治,还有的医务人员正在洗刷纱布。

这里的所有医务人员没有一刻停歇,他们都忙的团团转。

李鸿扫了一眼嘈杂的医院,看到不远处晾晒纱布的衣架倒了下来,他赶紧走过去帮忙。

李鸿扶起倒在地上的架子,捡起地上的纱布,重新挂到了衣架上。

一名年轻的护士手里抱着纱布,连声感谢着李鸿。

“谢谢你,长官。”

“举手之劳,不用客气。”李鸿笑了笑,随即对护士询问道:“护士小妹,你知道陈淑君,陈医生在哪里吗?”

“长官,你要找陈医生吗?”

护士打量了着李鸿,她觉得对方有些眼熟,略微一回想,似乎认出了面前的军官。

“哎呀,你是李鸿李长官吧!?”护士惊讶的说着,顿时,表露出几分见到偶像的激动感。

旁边几名忙碌的护士也看向李鸿这边,热情的和李鸿打着招呼。

“李长官,你可是咱们战区的大英雄啊,我们在报纸上都见过你,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!”

李鸿是战区的名人,也是国民男神,走到哪里都受女性欢迎。

面对崇拜自己的护士们,李鸿不以为然的笑笑:“你们可别叫我什么英雄,你们医生护士救死扶伤,才是英雄。”

护士们看了李鸿几眼,窃窃私语的说着话,一边忙碌着手里的事情。

年轻的护士晒完手里的纱布,热情的说道:“李长官,我手里的活刚好忙完,要不要我带你过去找她?”

“那好,谢谢你了。”

李鸿走在护士的旁边,两人没事闲聊了几句。

小护士因为见到了自己的偶像,长时间的工作高压,瞬间,让她心情变得十分的开心。

两人往前走了百十米距离,李鸿小心避开路过的伤员,很快,他在护士的指引下,来到了陈淑君工作的帐篷外。

“李长官,前线送下来的伤员太多了,陈医生这会正在手术,你可能要等等。”

“谢谢你了,护士小妹,你去忙吧。”

李鸿点点头,答谢了一声带路的护士。

陈淑君这会正在忙着救治伤员,他坐在一边的石头上,耐心的等待着。

等待十分的无聊,李鸿看了看周围的护士们。

“这儿的护士长的还挺漂亮,肥水不流外人田……”

他心里暗暗盘算着,得找个机会,让团里的弟兄们将这些小护士给收回去做媳妇。

有些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至今还没有找到媳妇,如今,他这个做团长的都要娶老婆了,身为团长,李鸿必须替团里的老光棍操心婚姻大事。

当然,原本找媳妇这种事情也不用李鸿操心,关键是,团里有些兄弟们实在是嘴笨,人又木讷。

保安团的弟兄只会打小鬼子,战场上一个个嗷嗷叫,可是,他们见了女人就是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。

这年头,兵荒马乱的,娶媳妇多难啊,李鸿再不为团里的老光棍操心,他们就注定孤独一生了。

等了半个多小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到李鸿的眼帘。

刚刚手术完的陈淑君从手术室走出来,她摘下口罩,重重地呼出口气,露出一张疲惫又秀气的脸盘。

陈淑君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多个小时了,由于伤员太多,她根本顾不得休息。

不止是她如此工作,整个医院所有医务人员都是如此。

为了国家,为了早日驱除外辱,这些医务人员拼命的工作,他们的付出一点也不比前线将士少。

长时间的工作工作下来,陈淑君的一双眸子充满了血丝,目光显得暗淡,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差。

两人往前走了百十米距离,李鸿小心避开路过的伤员,很快,他在护士的指引下,来到了陈淑君工作的帐篷外。

“李长官,前线送下来的伤员太多了,陈医生这会正在手术,你可能要等等。”

“谢谢你了,护士小妹,你去忙吧。”

李鸿点点头,答谢了一声带路的护士。

陈淑君这会正在忙着救治伤员,他坐在一边的石头上,耐心的等待着。

等待十分的无聊,李鸿看了看周围的护士们。

“这儿的护士长的还挺漂亮,肥水不流外人田……”

他心里暗暗盘算着,得找个机会,让团里的弟兄们将这些小护士给收回去做媳妇。

有些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至今还没有找到媳妇,如今,他这个做团长的都要娶老婆了,身为团长,李鸿必须替团里的老光棍操心婚姻大事。

当然,原本找媳妇这种事情也不用李鸿操心,关键是,团里有些兄弟们实在是嘴笨,人又木讷。

保安团的弟兄只会打小鬼子,战场上一个个嗷嗷叫,可是,他们见了女人就是一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。

这年头,兵荒马乱的,娶媳妇多难啊,李鸿再不为团里的老光棍操心,他们就注定孤独一生了。

等了半个多小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到李鸿的眼帘。

刚刚手术完的陈淑君从手术室走出来,她摘下口罩,重重地呼出口气,露出一张疲惫又秀气的脸盘。

陈淑君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多个小时了,由于伤员太多,她根本顾不得休息。

不止是她如此工作,整个医院所有医务人员都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