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18:36:37

最新章节: 董贵青给小鬼子俘虏招呼了一番,有一名小鬼子已经招了,透露了一些情报。但是,招供的鬼子军衔不高,情报没有太大的价值。不过根据小鬼子士兵透露,鬼子军官知道的情报更有价值。所以,董贵清把抓到俘虏的事情汇报给了团部。李鸿觉的鬼子俘虏身上有情报可挖,随即,他赶紧驱车前往独立营。董贵清挂了电话,对警卫排长张大

第六百二十三章坑鬼子的套路(二)

李鸿跟小鬼子之间,从来不会讲什么规则信誉。

反正,小泉俩兄弟在他手里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,想怎么坑就怎么坑。

李鸿起身走到小泉明泽跟前,狡黠的笑着说:“小泉明泽先生,不是我李鸿不讲信用,我刚才口中只答应放了你兄长,可没有答应放了你。”

小泉明泽听完李鸿的话,气的差点没有吐出一口老血,他竟然被李鸿的语言文字玩弄于股掌之中。

两个小鬼子虽然对李鸿的卑鄙无耻行为很是不满,不过,他们也不敢当场表露出来,只好继续装孙子。

小泉明泽压下心中的怒火,质问着李鸿:“李长官,我们之间是君子交易,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”

李鸿脸色突然一变,提高了几分语气:“老子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我可以放了你兄长,不过,你得留下来做人质了……”

“八嘎呀路,你这个狡诈的家伙!”

小泉明泽暴露出了本性,原本看着还像个绅士,现在他气急败坏的样子,就像是一头龇牙咧嘴的豺狼。

“告诉你们,你们都是老子的阶下囚,老子要毙了你们就是一个命令!”

“来啊,将这个小鬼子铐起来!”

“是,团座!”

几名士兵一拥而上,强行给小泉明泽戴上了手铐脚链。

小泉明智看到弟弟被扣押,敢怒又不敢言,万一激怒李鸿,说不定连他也一起绑了。

“小泉明智,你听着,想要赎回你弟弟,回去再准备二十万美金,老子给你五天时间筹钱!”李鸿伸出巴掌的五根手指放到了他的面前。

小泉明智吓的身体一颤,急忙解释道:“李长官,我虽然公司产业不少,但是手里根本没有这么多流动资金,五天时间筹这么多钱还要往返……”

“他娘的,别跟老子找什么借口,我只要结果!”

李鸿对他厉声吼了几句,接着,用一副不容商量强硬的语气警告道:“五天,老子只给你五天时间,否则,老子就撕票了,将你弟弟尸体喂野狗!”

之前小泉明泽带来的二十万美金,就差不多套光了流动的现金,再要二十万美金,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凑齐。

“明白,明白,李长官,我一定回去尽快筹钱……”

小泉明智声音颤颤巍巍应答着,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讨价还价。

“好了,你们可以滚了,赶紧回去准备钱去!”

随即,小泉明智带着随从,落荒而逃的离开了保安团驻地。

李鸿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泉明泽,对着士兵命令道:“把这个家伙押下去!”

小泉明泽挣扎着,破口大骂:“八嘎,李鸿,你这个言而无信该死的混蛋!”

“你嘴巴太臭了!”

李鸿扇了对方几个耳光,用袜子堵住了小泉明泽的嘴巴。

很快,士兵们将小泉明泽押解出了内厅。

两个小鬼子都离开,李鸿顿时欣喜若狂的蹦跶起来。

“他娘的,发财了,老子发财了!!!”

史一彪凑过来笑呵呵的说道:“头儿,这么大一笔钱赚的实在太容易了,不过呢……”

李鸿侧过身看向史一彪,奇怪的问:“彪子,你想说什么呢?”

“头儿,你这事情做的也太不厚道了,绑一个,又放一个,估计小鬼子能问候你祖宗二十八代……”

“彪子,你他娘的怎么说话呢?!”

李鸿一个脑刮子扇到史一彪脑袋上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彪子,你脑子装的简直是大粪,别忘了,咱们以前可是土匪,和小鬼子讲个P的信用?!”

“头儿,也对啊,你说的话很少有兑现的……”

史一彪看到李鸿准备扇过来,急忙改口:“头儿,你说的确实有道理,小鬼子么,不坑他们,坑谁?”

转而,史一彪又问着李鸿:“头儿,小鬼子这次赔了夫人又折兵,你说我们这次放走的小鬼子,他会带着钱来赎人么?”

李鸿短暂的思考了一会,不置可否的说:“这个事情我也不好判断,小鬼子可能会来赎人,也可能不会……”

俩人聊了几句,随后也离开了院子。

李鸿没有把箱子的钱交给部下,而是选择将装钱的密码箱放进了系统仓库中。

不久后,保安团其它几个营,走陆路抵达了根据地。

部队归还建制,一回到驻地,各营指挥官们第一时间就是向李鸿报到。

回来的有二营长,三营长,四营长,还有骑兵营长。

“团座,我们都回来了,卑职向你报到!!!”

他们四位营长站成一排,一同举起手向李鸿敬礼。

“团座,听说陈医生已经安全救回来了?”

马尚峰见李鸿点了点头,轻声笑了笑,然后一脸八卦的问道:“团座,既然陈医生救回来了,是不是该喝你们的喜酒了?顺便,你们小两口也可以一起把孩子的事情也办了?”

马尚峰这个人平常比较稳重,不苟言笑,他很难得开这样的玩笑。

旁边的几个营长附和的说:“对啊,团座,这两件大事一块办,娶媳妇,生孩子,顺理成章的事情……”

李鸿见这几个家伙一唱一和,脸色立马沉了下来。

“扯淡,现在这个节骨眼,娶老婆的事情只能先放在一边。”

他们四位营长站成一排,一同举起手向李鸿敬礼。

“团座,听说陈医生已经安全救回来了?”

马尚峰见李鸿点了点头,轻声笑了笑,然后一脸八卦的问道:“团座,既然陈医生救回来了,是不是该喝你们的喜酒了?顺便,你们小两口也可以一起把孩子的事情也办了?”

马尚峰这个人平常比较稳重,不苟言笑,他很难得开这样的玩笑。

旁边的几个营长附和的说:“对啊,团座,这两件大事一块办,娶媳妇,生孩子,顺理成章的事情……”

李鸿见这几个家伙一唱一和,脸色立马沉了下来。

“扯淡,现在这个节骨眼,娶老婆的事情只能先放在一边。”

旁边的几个营长附和的说:“对啊,团座,这两件大事一块办,娶媳妇,生孩子,顺理成章的事情……”。

李鸿见这几个家伙一唱一和,脸色立马沉了下来。

“扯淡,现在这个节骨眼,娶老婆的事情只能先放在一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