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六百二十章反虐杀(二)

加藤浪人看了一眼俩人遗体,向他们弯腰深深鞠了一躬。

随即,加藤浪人给俩人盖上遮尸布,向旁边的鬼子中尉问道:“高桥君,我们特战队的伤亡了多少人?”

鬼子中尉叫高桥泉三,是特战队的小队长。

高桥泉三缓缓回答道:“报告队长,我们特战队战殁二十七人,伤了十三人,包括副队长长谷寿一在内,共计伤亡四十一名帝国精英。”

听完属下汇报的伤亡,加藤浪人站在原地说不出来话,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。

小岗村这一战,加藤浪人做了充分的战前准备,最终,鬼子们还是被保安团反虐杀,一败涂地。

这一次战斗阵亡的鬼子特战队伤员,达到了全特战队的三分之一。

再加上之前阵亡的其他鬼子特战队士兵,现在特战队剩下的鬼子士兵只剩下五十多人。

鬼子的野战部队伤亡就更大了,出动的两个步兵大队,伤亡近千余人,就连鬼子的联队长也死在了飞机轰炸中。

加藤浪人站了片刻,语气低落,沉声对着身边部下命令道:“你们将特使和长谷君遗体带回去,所有人立即撤离战场……”

“哈衣!!!”

鬼子士兵们纷纷点了点头,然后,他们抬着两具尸体快速的撤离战场……

几个小时之后。

战场落败的加藤浪人,带着特战队如同丧家犬一般回到古城县。

他一副颓败的样子坐在办公室,整个人无精打采,若有所思的低头想着什么事情。

深思了片刻,加藤浪人拿起单兵步话机准备将情报汇报给筱冢义男。

刚拿起步话机,很快他又放了下去。

今日小岗村一战,特战队一败涂地,而且就连最重要的特使也死了,加藤浪人实在没有脸。

最终,他只好让部下将情况如实汇报给了司令官筱冢义男。

日军司令官筱冢义男,很快得知了特使古藤一郎死在战场上的消息。

“八嘎呀路,事情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顿时,筱冢义男脸色大变,身体一软,瘫坐在座椅上,惊愕的说不出话来。

鬼子特使一死,整个司令部的鬼子军官将领皆是震惊之色,他们都低下了脑袋。

陡然间,日军司令部彻底静寂了下来,只有电台的滴滴声,没有任何人敢说话。

此时此刻,最无奈,最愤怒应该算筱冢义男,他到山西担任司令官,屁股都还没有坐热,没想到就出了一件这样的大事。

特使古藤一郎死了,日军司令官筱冢义男自然是难辞其咎。

极有可能,筱冢义男会因为这次事件被迫卸任司令官一职。

古藤一郎战殁的消息,是肯定包不住的,山西的日军司令部想隐瞒不报也没用。

随后,筱冢义男让通讯部以自己的名义,向日军最高统帅部汇报了这件不幸的事情。

日军最高统帅部的大臣们,并没有联合弹劾筱冢义男,也没有人提出制裁他。

更让人奇怪的是,日军统帅部的大臣们,竟然联名请求天皇免责筱冢义男。

日军统帅部的大臣们之所以会这么做,是因为,他们早就对古藤一郎不满了。

古藤一郎在日军高级指挥官中建立的功勋并不多,而且,他依仗自己是皇亲国戚,到处耀武扬威。

除了天皇之外,古藤一郎根本不把什么上级和司令官放在眼里。

这么多日军的高级将领力保筱冢义男,为他说好话,天皇并没有加罪于他。

其实,小鬼子天皇不追究筱冢义男责任,除了很多人求情之外,主要是筱冢义男有过人的军事指挥才能。

不可否认,筱冢义男在日军高级将领中,确实是个优秀的军事人才。

……

加藤浪人自知罪无可恕,对小队长高桥泉三说道:“高桥君,请替我转告司令官阁下,特战队惨败,特使阁下战殁,卑职无能,愧对司令官的信任和期望,唯有切腹谢罪司令官。”

高桥泉三劝说道:“队长,这次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惨败,你不能将所有罪责背负在自己身上,就算你死了,统帅部一样会追究司令官责任……”

加藤浪人摆了摆手,制止了对方往下说。

“高桥君,不用再说了,选择体面的死去,是我唯一的选择。”

加藤浪人决定自裁谢罪,主要是想一个人扛罪,为司令官筱冢义男开脱罪责。

加藤浪人家族在日本本土影响力不小,如果他不选择切腹自杀,而被军事法庭定了罪,这会给家族蒙羞。

所以,他选择畏罪自杀,无愧司令官,无愧家族。

“高桥君,拜托了,将电报发给司令部吧……”加藤浪人再次开口要求道。

“哈衣,队长!”

高桥泉三重重地点了点头,立即按照加藤浪人的指示办。

电报发出的一刻,加藤浪人仿佛如释重负一般轻松。

只要一死,他就彻底解脱了,也不需要背负罪责。

随即,加藤浪人拿起一把不到半米长的专用武士刀,走到一面太阳旗下面,屈膝跪了下来。

他望着挂在墙上的太阳旗,低声说了几句话,同时,一边慢慢解开身上的军装扣子。

几名特战队士兵站在一旁,为加藤浪人安排神圣的切腹仪式。

加藤浪人对旁边的士兵们命令道:“我再给你们下最后一道命令,我死后,请将我的骨灰带回本土,拜托各位了。”

“哈衣,属下一定照办。”鬼子士兵们纷纷回应。

加藤浪人拿起部下递来的毛巾,来回擦拭着明亮的武士刀。

做了一番切腹仪式的准备工作,他双手握着武士刀的刀柄,锋利的刀尖慢慢刺向自己的腹部。

就在加藤浪人准备切腹时,突然,小队长高桥泉三急匆匆跑了过来。

“队长,请住手,司令官有新的命令!!!”

高桥泉三跑过来,一把夺下了加藤浪人手里的武士刀。

“八嘎,高桥君,请放开。”加藤浪人呵斥部下一声,接着语气低沉的说道:“我加藤浪人无言面对司令官阁下,只有一死……”

“队长,司令官并没有怪罪于你,他要求与你通话。”

“队长,武魂特战队不能没有你,拜托了!”

鬼子特战队的官兵们一同跪了到了地上,连续劝说着加藤浪人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