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五百零三章守卫徐州城(四)

就在小鬼子伤兵绝望大喊时,突然,又是几枚航弹从天而降!

航弹重重地轰砸在地面上,爆炸火焰连续闪烁,弹片裹杂着焦土四处飞溅。

靠近爆炸点的几十名小鬼子,当场炸的粉碎碎骨,鲜血淋漓的肢体到处都是,敌人完整的尸体都没有几具。

躺在地上的小鬼子伤兵,被航弹强烈的爆炸动能震飞起来,身体滚落到几米外。

“啊,啊,啊……”

敌人痛苦的惨叫声接连响起。

小鬼子身体受到剧烈的震荡,体内的内脏组织全部破裂,敌人嘴里吐着大量血浆,七窍流血而亡。

鬼子阵地遭到轰炸机连续轰炸,遍地是血淋淋的尸体,简直成了血腥的屠宰场。

“八嘎呀路,该死的支那战机!!!”

“我和你们拼了,支那战机来吧!!!”

百余名鬼子士兵崩溃的大喊着,不要命的举着枪和空中的轰炸机拼命。

鬼子表现出来的勇气,确实像个野蛮不怕死的民族,但是,愚蠢的敌人想要凭借一腔热血和轰炸机抗衡,那就是以卵击石,自寻死路了。

保安团的轰炸机受到攻击,飞机操纵飞机避开子弹,随即朝地面攻击的鬼子士兵扑来。

“嗡嗡嗡——”

飞来的几架轰炸机,保持在300米高度。

机群飞到鬼子士兵头顶,机载重机枪不客气的扫射了一番,接着,飞机员又是几枚航弹丢下去。

“突突突!!!”

“轰隆,轰隆,轰隆!!!”

枪声和爆炸声响彻个不停。

轰炸机的火力覆盖下来,地面上的鬼子机枪顿时都哑火了。

数十名鬼子兵人和武器枪械一同被炸飞起来,有些小鬼子炸成了身首异处,地面上又是一大片血肉模糊无法辨认的尸体。

航弹爆炸开,无数的弹片四处开花的迸溅出去,周围五十米的小鬼子遭到了弹片的杀伤。

航弹的弹片动能十分恐怖,要是被溅射到脑袋,脑袋就能碎成烂西瓜,溅射到手脚四肢,就得肢体分离。

地面上成了一片狼藉,到处是炸开的航弹碎块,半空中混杂着血雾和硝烟。

“呃啊,呃啊,呃啊……”

灼热的爆炸火焰,烧的小鬼子撕心裂肺惨叫,敌人肌肤烧的皮开肉绽,痛苦的在地上打滚。

几百米外的小鬼子,虽然没有遭到航弹杀伤,但是,剧烈的爆炸动静震坏了敌人的耳膜,震的小鬼子失去了意识。

一大群小鬼子脑子里浑浑噩噩站都站不稳,只能在阵地上晕头转向的乱跑,乱撞。

失去意识的小鬼子,完全暴露在了机载重机枪的枪口之下。

“哒哒哒——”

“突突突——”

密集的机载机枪子弹,如同暴雨似的扫射过来。

小鬼子就像是一群活靶子,三五成群的被机枪扫倒,大片的血浆肆意从鬼子身体中溅洒而出。

机载机枪的火力持续了几分钟,地面上的小鬼子老实了,再也没有小鬼子敢举起枪射击轰炸机找死。

轰炸机轮番的俯冲射击轰炸地面小鬼子,敌人被轰炸机压制的毫无反击能力。

阵地上的小鬼子,早已乱作一团,到处是小鬼子狼狈的奔逃的身影……

李鸿站在建筑楼上,移动手中的望远镜,眺望着远处的鬼子阵地。

才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,鬼子阵地成了一片焦土火海,最少有一半多的小鬼子死在了轰炸机的打击之下。

剩下的小鬼子,许多也都受了伤或者丧失了战斗能力。

眼下这种情况,小鬼子的骑兵那就是一群羔羊。

徐州城郊外,道路一马平川,要是派出装甲营或者骑兵营冲锋上去,简直就是捡小鬼子的人头。

为了尽快消灭鬼子骑兵,李鸿转回身对通讯兵喊道:“通讯兵,立即给骑兵营下命令,抽调几个骑兵连,准备向城外鬼子骑兵阵地发动进攻!”

“是,团座!”

随即,通讯兵打电话传达命令给骑兵营。

骑兵营营长马尚锋,接到命令后,立马让副营长张瘦猴集结了3连的骑兵。

张瘦猴召集来几百号官兵,保安团骑兵们迅速策马向城外奔去。

过了片刻,城外的鬼子骑兵阵地经过一番狂轰乱炸,几乎夷为了平地。

保安团的飞行员们,看到城内有一队骑兵杀将出来,立即停止了继续轰炸,改用机枪进行压制地面的鬼子士兵。

等到远处的保安团骑兵,冲到距离鬼子阵地不足三公里时,保安团的机群停止了打击。

很快,机群快速返航离开了,飞行员们把战场交给了骑兵部队。

骑兵营装备的战马,都是体格健壮的良种马,每一匹战马体力充沛,善于奔跑。

骑兵营几百名士兵,驾驭着战马以最快的速度全速冲锋进攻。

“骑兵营,进攻!!!”

骑兵营士兵们摇晃挥舞着手里的马刀,亢奋的大喊着。

战马群冲锋的速度极快,速度快如闪电一般,迅速的冲到了鬼子阵地前沿500米处。

“骑兵营的兄弟们,准备战斗,砍下小鬼子的脑袋!!!”

张瘦猴高声呐喊着。

几百名骑兵营士兵们,以战斗队形分散开,骑兵以雷霆之速冲上了鬼子阵地。

“杀啊——”

阵地上喊杀声一片,战马群冲入鬼子人群中。

保安团骑兵们手里拿着马刀,就像是一群嗜血杀敌的战斗骑士。

士兵们一冲到阵地上,就如一群要吃人的饿狼,他们用手里的马刀,狠狠挥砍着马下的穿着鬼子军装的敌人。

阵地上许多小鬼子还没有恢复意识,骑兵营士兵冲杀过来,敌人没有一点抵抗能力。

“啊,啊,啊……”

阵地上鬼子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。

阵地前沿的鬼子士兵,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稀里糊涂的就丧生在了保安团骑兵营的马刀之下。

晕头转向的敌人,接连被马刀砍翻倒地,鲜血大片大片的溅射到地面的焦土上,还有些血浆溅射到骑兵们军装上。

骑兵们马上的劈砍术十分娴熟,每一刀都简单狠辣,而且一出刀就是攻击敌人要害部位。

一转眼的功夫,近百名小鬼子成了刀下鬼,不少小鬼子脑袋被砍下,敌人的尸体身首异处倒在血泊血泊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