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18:36:37

最新章节: 董贵青给小鬼子俘虏招呼了一番,有一名小鬼子已经招了,透露了一些情报。但是,招供的鬼子军衔不高,情报没有太大的价值。不过根据小鬼子士兵透露,鬼子军官知道的情报更有价值。所以,董贵清把抓到俘虏的事情汇报给了团部。李鸿觉的鬼子俘虏身上有情报可挖,随即,他赶紧驱车前往独立营。董贵清挂了电话,对警卫排长张大

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言为定!

陈长官,你刚才的话说话算数吗?”

陈霆骁认真的对李鸿说道:“我陈霆骁,说话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今天你要是喝酒放倒我,今后你李鸿就是我陈家的女婿了!”

“好,陈长官,咱们一言为定!”

李鸿见有这样的好事,立即就答应了陈霆骁。

具体多大的酒量,他自己也不清楚,反正怎么喝他都不会醉倒。

以李鸿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,陈霆骁和他比喝酒,那就是完全在送亲闺女。

陈霆骁平常有公务并不怎么喝酒,但是,他的酒量非常好,今天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,他自然要豪饮一番。

“爹,你怎么能这样,你们这哪里是喝酒,这分明是拿我当赌注嘛,我可不答应!”陈淑君摇拽着陈霆骁手臂,语气嗔怪的说道。

“陈大小姐,婚姻大事父母做主,你要是违背长辈的意思,那你就是不孝顺……”李鸿据理力争,开始道德绑架陈淑君。

陈淑君说不过李鸿,气呼呼的往他身上狠狠掐了一把作为报复。

“来,干了这碗!”

李鸿和陈霆骁俩人换上大碗,豪爽的喝了一大碗酒。

“来,李鸿,我们再干!”

他们一碗接着一碗,俩人足足连续喝了三大碗。

几碗酒下去,李鸿跟喝白开水似的,没有丝毫的酒精影响。

这些酒对于陈霆骁来说,那也是无关紧要,头不晕,脸不红。

“爹,李鸿,你们别顾着喝酒,先吃点菜。”

陈淑君替他们俩人夹着菜,表现出很娴熟的乖乖女样子。

“姐,你也太偏心眼了,我可是你亲弟,怎么不给我也夹点菜?”

陈麟心里有点不平衡了,这亲姐实在太过分了。

“你自己没长手啊,要吃什么菜,不会自己动手啊?”转而,陈淑君语气怪异的笑着说:“陈麟,要不你把手伸出来,我替你打断了去,姐以后就替你夹菜怎么样?”

“去,我又不傻。”

陈麟朝姐姐陈淑君递去一个埋怨的眼神,只好动手自己夹菜。

李鸿拿起筷子尝了一遍桌子上的菜,让他意外的是,这菜的味道都挺不错。

相比之前,陈淑君的厨艺有了很大的进步,不过,要跟范统比,那就差远了。

陈霆骁今天酒性大发,他又拿起大碗和李鸿干了起来。

李鸿自然是有求必应,酒有多少,他就喝多少下去,反正,今天陈霆骁这个女儿是输定了。

俩人豪爽的拿起碗,一碗接着一碗喝下去。

他们都是军人,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,在喝酒的气势上谁也不输对方。

一旁的陈淑君,见他们俩人这样玩命的喝,不由得蹙着眉头,有点担忧了。

她知道俩人酒量都好,可是这样无节制的喝,是很伤害身体脏器的。

这俩人都是她最关心的人,陈淑君可不希望李鸿和陈霆骁喝出个好歹来。

陈淑君连忙站起身劝阻道:“爹,你身体不好,还是少喝点,像你们这样喝酒太伤身体你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

陈霆骁酒性正起,哪里会听劝,他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丫头啊,这大男人喝这点酒下去算什么,你这是关心爹呢,还是在关心李鸿?爹还没把你许配给李鸿,你这胳膊肘就学会往外拐了?”

“爹……”

陈淑君知道无法劝说父亲,只好伸出腿踹了踹李鸿。

李鸿知道陈淑君提醒他什么,他仔细一想,真要这么喝下去,他当然不会有事情,可陈霆骁就麻烦了。

接下来,俩人并没有再继续豪饮,只是象征性的闷一小口。

喝了一些酒,李鸿和陈霆骁之间的关系,亲近了不少。

陈霆骁完全把李鸿当成了自己未来女婿,推心置腹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。

“李鸿啊,自古以来,咱们中华能臣干将辈出,更不乏治军治国的经天纬地之才,你知道为什么这些能人最后都没有什么有好下场吗?”

听了陈霆骁这些别有深意的话,李鸿点了点头,似乎明白了对方想提醒他什么。

“人怕出名猪怕壮,功高震主,容易遭人猜疑……”

“年纪轻轻懂得这些很好,当你翅膀还不足够硬时,该收敛就得收敛,呵呵。”

陈霆骁讳莫如深的笑了笑,重重的拍了拍李鸿肩膀。

“谢谢陈长官提醒。”

李鸿虚心听从陈霆骁的教诲,深远的想着一些事情。

讲完这些,俩人谈论到了军情大事上。

“近些时日,日军为了打通津浦铁路,连接华北与华中战场,日军扩大了侵略,采取南北对进的方针,两面夹击徐州。第五战区在徐州等地准备展开一场大型会战,抵抗日军夹击徐州的侵略计划。”

“此外,最高军委会为了应对日军南下危机,决定从二战区调遣部分主力增援徐州战场与日军展开决战……”

不久前,日军主力精锐已经登陆山东战场和江苏徐州战场,日军计划是从潍坊南下,攻陷山东和江苏各大城市,企图迅速吞并中国。

李鸿很快明白了陈霆骁为什么和他说这些军情。

“陈长官,我听明白了,这么说我的保安团在这些派遣的作战部队序列中?”

“是的,你们保安团也在派遣的作战部队其中,正式的命令下个月的月初可能就会下达。”

陈霆骁严谨的说着,他能说出这样的话,基本上李鸿调遣第五战区是板上钉钉的命令了。

陈淑君听到这个消息,神色忽然黯然下来,当然,她也知道这些军情大事不能问。

“李鸿啊,我和你说这些,只是让你提前有个预知和准备。”陈霆骁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:“第五战区不比二战区,今后做任何事情要三思而后行。”

“明白,陈长官。”

李鸿和陈霆骁长谈了两个多小时。

喝完酒,吃完饭,他没有久留,转身走出院外上了车子。

陈淑君站在车门旁,她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李鸿。

“你就这样走了啊?”

“那不然呢,你还想留我下来入洞房啊?关键你爹也不让啊。”李鸿开了句玩笑,立即发动了车子。

“路面滑,天黑你路上当心。”陈淑君关切的提醒道。

“你爹出来了……”

陈淑君刚侧过脸,忽然,脸颊上多了一抹温润感,身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。

隔了几秒,她捂着滚烫的脸颊,恍然反应过来被骗了。

“李鸿,你个臭不要脸的,故意占我便宜……”

此时,李鸿哪里还有人影,只有他得逞的坏笑声。

李鸿向来是不吃亏的人,花了两百多大洋,还送了一头猪,要是不占点便宜回去,那他就成一头猪了……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