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一百九十五章 他爹是谁?

“呦,原来是陈大小姐。”

年轻公子哥大概二十岁出头,梳着一个大背头,穿着一身熨烫笔挺的西服,人长的还凑合,就是看上去有点油头粉面不太招人喜欢。

这名公子哥叫曹骏生,官宦世家出身,纨绔子弟,他之前登过陈家的门追求过陈淑君。

陈淑君心里挺厌恶曹骏生这个人,吃喝玩乐,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个,说话又轻浮,还喜欢到处装b撩姑娘。

她抬起头漠视了一眼走到跟前的曹骏生,装作不认识对方。

“陈小姐,你今天可真漂亮,一开始还真没认出来你,你一来这家餐馆,可谓是增添了不少光彩。”

曹骏生恭维了陈淑君几句,很快,他就注意到了坐在陈淑君对面的李鸿。

打量李鸿的同时,他觉的这人有些眼熟,只是没有想起来是谁。

曹骏生这人吃喝享乐惯了,向来只关心戏院的名角,高官富家的千金小姐,还有就是漂亮的电影女演员明星。

李鸿原本打算和陈淑君谈点正事,没成想冒出这么个欠揍的玩意。

“你和他是朋友么?”李鸿问着陈淑君。

“这样的纨绔公子哥,谁爱认识谁认识去,不用搭理他,影响人心情。”

陈淑君故意拉高了嗓门,话语还挺尖刻,一点面子也不给对方,仿佛曹骏生在她眼中就是一只讨厌的苍蝇。

曹骏生不以为然的笑笑,厚着脸皮说:“陈小姐,你不要这样拒人千里之外嘛,大家都认识何必这样……”

李鸿放下酒杯,有些恼怒的说:“别tm跟只苍蝇一样在我们面前转悠,趁老子现在心情好赶紧滚蛋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曹骏生虽然语气淡然,但是神色明显阴冷了下来。

“老子说让你滚蛋!”李鸿又重复了一遍。

曹俊生不屑的撇了一眼李鸿:“嗬,你好大的口气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是哪个王八蛋老子不想知道。老子再说一遍,滚开!”李鸿的目光忽然变得凶冷下来,他警告对方:“我数三下,你如果还在这里,我就自己动手让你滚着出去。”

李鸿今天确实算心情好的,要不是顾及陈淑君在旁边,他早就动手揍这个讨厌的公子哥了。

“有意思,没想到在这古城县还有无名小辈敢和我耍威风,呵呵……”曹俊生发出蔑视的笑意,李鸿的话对他没有一点威慑性。

“一,二……”

曹俊生冷冷的笑着,他就在一旁站着,静静看着李鸿如何装b。

“三!”

声音刚落下,突然,李鸿拿起手边的钢叉,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对方手腕按在餐桌上,手中的钢叉毫不客气的扎进了对方手背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曹俊生痛的大叫一声,惨叫声传遍整个餐馆。

他痛楚的捂着血淋淋的手掌,脸上冷汗直流,面部肌肉都在抽搐。

听到喊叫声,俩名曹俊生的随从从外面跑了进来,他们手上都有些功夫。

“少爷,你的手……”

“就是他,给我打!”

在曹骏生示意下,一名身体壮实的男子握着拳,朝李鸿箭步冲了上来。

李鸿依旧巍然不动的坐在座位上,他瞄了一眼攻击上来随从,身体灵活侧了个身躲避,然后双手手掌交叉抱成拳,一个抱砸砸在男子颈椎后。

随从男子痛哼一声,当场倒地不起,趴在地上昏死了过去。

他和这名曹俊生的随从没有什么仇怨,所以并没有下重手。

另外一名随从看到倒地的同伴,立即摸出了身后的驳壳枪。

当对方掏出枪去拉枪机上膛时,李鸿快速的起身,一只手快如闪电的夺下了随从手里的枪械举在了自己手里。

李鸿出手实在是太快,太诡异了,就连陈淑君都没怎么看清楚他是怎么夺的枪。

随从有些懵逼了,愣愣地看向自己空空的手,似乎还在寻找枪械。

“你是在找这个吗?”李鸿手里举着枪,枪口指着他们。

曹骏生和随从见李鸿用枪指着他们,吓的身体颤了颤,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。

坐在对面的陈淑君,一脸淡然看着,她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用叉子将食物递进嘴里。

“别,兄弟,别乱来,小心走火……”曹骏生颤颤巍巍的说着。

“算了,和你们开个玩笑,呵呵。”

李鸿邪邪的笑着,随手将驳壳枪抛还给随从,重新坐会到了凳椅上。

曹骏生痛恨交加,急忙抢过随从手里的枪,枪口指着李鸿连续“咔咔咔”开了几枪。

陈淑君无奈的摇着脑袋,揶揄的笑道:“你个笨蛋,弹匣让人下了还不知道,你爹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?”

“小子,你给我等着。”

曹骏生愤怒的说着,狼狈的带着随从离开了餐馆。

陈淑君眼神埋怨的盯着李鸿:“你不装b能死啊?”

“我哪里装b了?”李鸿无辜的摊摊手,说道:“有只苍蝇在你面前嗡嗡嗡飞来飞去,难道我不拍?”

“李鸿,你可惹麻烦了,他爹可不是一般人。”陈淑君神色平淡,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他爹是谁?”

李鸿挺好奇那个公子哥的身份,要是对方真的大有来头,那他只能丢下陈淑君跑路了。

“他叫曹骏生,他爹是现在的古城县城防最高长官曹正伯。”

城防长官是个非常有实权的职务,城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管辖,曹正伯的一个军就驻守在古城县。

李鸿一听他是曹正伯儿子,立马搬开凳子,准备离开餐馆。

“你干嘛去?你难道想尿遁?”陈淑君鄙夷的问着。

“废话么,你跟那个曹骏生都能拼爹,我又没爹可拼,我当然得跑路了。”李鸿说完就急着朝餐馆外跑去。

“我真是瞎了眼了,这家伙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,我怎么跟个这么怂的男人出来吃饭。”

陈淑君拍着额头,气的直跺脚,鄙视着李鸿。

不到两分钟,很快,李鸿就又回来了。

“你刚才不是跑路了吗?”

李鸿淡定的坐了下来,吃了点东西,开着玩笑说道:“刚才跑到半路,我发现肚子饿了,就算要跑路,那也得吃饱了才行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