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一百八十五章 原来是个女特务 (大章节)

李鸿滑动出来的身体动作,就像一条敏捷出击的毒蛇,他仰面倒地,双手握持着手枪柄,枪口对着麻袋堆外的人影快速开枪。

滑行倒地开枪动作可不是为了装b耍帅,尤其是在空间狭小的近距离交火中,实用性很大。

正常人举枪的高度,枪口都是放在人的脑袋或者身体部位,没有几个人会枪口对着地。

梅川依秀向来狡猾,她可没有这么容易被骗,搜索过来之前,她早就有所防范。

当她看到一个身影从麻袋堆突然滑出来时,梅川依秀急忙扭动着身躯,狼狈的趴在地上,接着身体侧身翻滚,并压低枪口做出了反击。

“噗噗噗……”

几颗子弹险而又险的从梅川依秀身侧飞过,她那张妖艳的脸颊被子弹划破。

俩人接连扣动扳机,在相距十米的距离中射击,双方借助仓库里的桌子、麻袋等掩体物,灵巧的进行走位开枪和躲避。

李鸿和梅川依秀都是近战的手枪高手,仓库里太黑暗很难捕捉目标。

况且,双方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去瞄准射杀对方,俩人只能靠连续开枪速射弥补射杀目标的精准度。

流弹在舱内里“叮叮当当”四处迸溅,木桌碎裂,墙壁上嵌入了不少变形的弹头。

“咔……咔……”

手枪对战了一会,俩人手里的无声手枪发出了空枪膛击发的机械膛声响,双方的枪里都没子弹了。

李鸿身体弯曲着,知道枪里没有子弹了,他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,快速的卸下了空弹匣,做出了一个掏弹匣的姿势。

听到有什么物体向自己飞来,他顾不得去装备用弹匣,本能的抬起一只手格挡在身前。

一条木凳狠狠地砸了过来,掉落在地上。

梅川依秀就在李鸿急于躲避的时刻,拔出了腿侧刀鞘中的短匕,毫不迟疑的举刀杀上来。

高手之间搏杀,多一秒钟时间都不会留给对方,这一秒钟时间足够决定谁的生死了!

梅川依秀精通冷兵器近身刺杀术,知道该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杀死对手,她单手握着匕首的刀柄,尖锐的刀尖朝下,狠毒的刺向李鸿的头部。

看到对方使出杀招,李鸿瞳孔一缩,倏然侧过身体,撇开脑袋,刀刃划过脸侧。

梅川依秀展开的刺杀术出奇的快,而且每一刀都是对着人体致命部位攻击。

如果李鸿刚才迟疑哪怕0.1秒,恐怕,刀尖就会无情刺入他的头颅之中。

在遇到的强敌之中,除了加腾鹰之外,能让李鸿感觉有压力的就是这个女特务杀手了。

没错,对方就是个女杀手!

双方近距离搏杀在一起,李鸿模糊的看到了这是一张女人的脸盘,对方身形瘦弱,比他低矮了半个头,身躯和肢体动作相当的柔韧。

李鸿现在身体综合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,这个厉害的女特务杀手还真不容易对付。

“呀!”

梅川依秀低喝一声。

她的声线发声有些粗像个男人,不过,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可比多数男人心肠歹毒多了。

“嘶啦,嘶啦……”

匕首频频划开空气,发出森寒的刀刃声响。

梅川依秀眸子中迸射着凶光,她一刀刺空,快速转动刀柄改变刺杀进攻方向,连连使出必杀招。

李鸿的身体灵活移动闪避,猛然抓住了对方的手腕,利用反关节擒拿术夺取梅川依秀手中的匕首。

“呃啊……”

梅川依秀忍不住发出闷声痛叫,匕首掉落在地。

毕竟,梅川依秀只是个女人,在力量上明显弱于李鸿。

“呦,他娘的女特务还挺凶嘛,等下老子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,呵呵!”

李鸿用轻佻的语气嘲笑着对方,他另一只手不留余力狠狠地捏着梅川依秀的腕骨,“咔嚓”作响。

“八嘎!”

梅川依秀羞怒大骂,咬着牙痛的直流汗。

李鸿可不是一个对所有女人都怜香惜玉的二百五,女特务想杀死他,以他的行事风格只会让女特务死的更悲惨。

梅川依秀眼神歹毒的瞪着李鸿,眸光中闪烁着阴冷,突然,她抬起小腿,从高筒皮靴中抽出了一把利器。

利器两面开了刃,锋利如同手术刀,黑暗中散发出死亡的光泽。

“去死吧!”

她手里攥着利器,攻击猝不及防的李鸿咽喉。

李鸿一时不察,急忙后退了两步,利器从他咽喉惊险划过。

梅川依秀收回利器,又刺向李鸿的眼睛,她将刺杀术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他身体一歪躲开利器,立马抄起了地下的木凳,俩人打斗在一起。

“叮叮当当”

仓库内响起杂乱的打斗声,俩人厮杀了一会,利器深深扎入了木凳中。

梅川依秀刚想拔出利器,李鸿猛然抬起腿,脚尖重重踢向对方的脑袋。

她抬手想格挡,因为这一脚力量太大,整个人被倒在了地上。

“他娘的,你个女特务还真够阴的,老子看你还有什么狠毒花招。”

李鸿捡起地上的手枪,装上了弹匣,推动手枪套筒重新上膛,举枪射杀地上的梅川依秀。

刚射了两枪,让她侥幸的躲开了。

忽然,梅川依秀摘下头上的发簪,一根细细的金属暗器从她手里飞射出。

李鸿身体仰身后倒,尖锐的金属暗器从他面前“嗖”的一声飞过。

特务携带的这种暗器,多数淬有剧毒,只要溅射到身体肌肤必死无疑。

梅川依秀趁着李鸿躲闪的间隙时间,一瘸一崴的爬起身,撞开仓库的窗扇快速的逃离了。

等李鸿回过神来,仓库里的女特务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“就凭你一个女特务还想刺杀老子,跑的倒是挺快嘛!”

李鸿不屑的冷笑一声,转身走出了仓库,快速的返回了医院。

十分钟后。

回到医院,医院卫兵们将特务们的尸体从楼上全部清理了出来。

闫少校看到李鸿跑回来,问道:“李长官,特务追到没?”

“那女特务挺狡猾,让她给跑了。”

李鸿表情淡然的说着,然后走过去察看倒在地上的特务尸体。

“李长官,你可真神了,说有特务来袭击还真就有,21个特务一个都没跑掉,全被兄弟们干掉了。”闫少校指着地上的特务说道。

李鸿扫了一眼地上的特务尸体,询问道:“闫科长,在这些特务身上有什么发现吗?”

闫少校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我让兄弟们搜过了,没在特务身上发现什么。”

李鸿轻轻点了点头,其实,他也猜测到了这个结果。

这些来刺杀的特务,组织纪律严密,连活的俘虏都抓到,在特务们身上很难发现有价值的线索。

“兄弟们,把这些狗特务丢到郊外去喂野狗!”闫少校大声对着士兵们命令道。

几十名守卫士兵跑过来,准备搬运特务尸体。

“等等。”

“李长官,怎么了?特务尸体有什么问题?”闫少校奇怪的看向李鸿。

“这些狗特务坏事做尽,喂野狗太便宜他们了,这样,将他们尸体吊到城门集市去,让那些潜伏在城内的鬼子特务好好看看下场!”

“李长官,你这个主意不错,正好震慑震慑小鬼子,提提军民的士气。”

随后,守卫士兵们把这些所有特务尸体抬走了,统统吊在了城门楼上。

……

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五天。

这些天过去,李鸿身体综合素质基本恢复到了以前的最佳状态。

现在他的身体素质倍儿棒,就算一晚上多找几个窑姐那都不是问题。

最近这段时间保安团在休整招募新兵,没有什么重大的军事任务,李鸿懒的回团里,一回去团里那些军事主官p大点的事情都得找他,索**给他们自己去解决。

除了这些之外,李鸿不想回团里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陈淑君。

男人嘛,处心积虑没有吃到天鹅肉,他哪里会甘心黯然离开?

住院这么久,李鸿和陈淑君情感上还是没有进展,只能说,他真是个情场败类。

现在李鸿急切的想要给自己找个媳妇生个小王八羔子出来,以他现在的处境,打战是家常便饭,搞不好哪天就死在了战场上了,年纪轻轻他可不想绝后。

其实吧,以李鸿的厚颜无耻和歪脑子,要骗个漂亮的媳妇很简单。

比如欧阳静岚就是个不错的选择,人家有才有貌,家里背景也深厚。

可是,他这人天生就有点犯贱,并不喜欢欧阳静岚这种性格温婉听话的女孩,李鸿偏偏就喜欢陈淑君这种辣一点的女孩。

所以说,这种人活该单身狗嘛!

“报告!”

李鸿听到病房外是小舅子陈麟的声音,挺奇怪这小子好好的怎么来了。

“你小子别假模假样喊报告了,赶紧滚进来吧!”

陈麟推开门,手里拎着一堆东西,笑呵呵的走进来。

“喝,你小子真懂事,送这么多东西来?”

李鸿一看这小子这副别有深意的笑容,就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。

“姐夫,嘿嘿嘿……”

“老子还没骗到你姐,你个逗比瞎喊什么姐夫呢?”李鸿故意板着个脸,扇了他脑袋一下。

陈麟摸了摸脑袋,亲切的说道:“姐夫,咱们早晚是一家人,我姐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么,她早晚得跟你这只癞蛤蟆在一起。”

“嗯?你小子说什么?!”

陈麟看到李鸿瞪过来的眼神,急忙改口:“不,不,姐夫长的这么英俊,装起b来都是那样的潇洒,你跟我姐是郎才女貌,天生的一对,地造的一双,你们要是能够在一起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佳话,流传百世……”

“行了,行了,你小子少耍嘴皮子,有话就说,有p就赶紧放了去,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李鸿听的有些不耐烦了。

陈麟凑到李鸿床边,商量道:“姐夫,你马上就高升了,我这个顶头班长也想沾沾你的官气升升官?”

“谁跟你说我要升官了?”

“我爹亲口说的,这还能有假?”陈麟拍着胸脯,确切的说着。

“你啊,想升官,等着吧。”

“等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等我什么时候追到你姐,你小子就升官了。”李鸿一本正经的说着,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没问题啊,我可以帮你追我姐。”陈麟对李鸿挑了挑眉,神秘兮兮的笑道:“姐夫,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到时候你跟我姐好了,你给我什么官?”

“老子到时候给你个排副。”

“什么?我姐才貌双全你才给排副?”

陈麟嘴上说姐姐很优秀,心里却暗暗嘀咕:这母老虎有人要就不错了,何况还能换个排副当当,实在是太划算了。

李鸿下了床,活动了一会,然后换了上一身便装。

“姐夫,你要出去?”

“别废话,想去玩自己挑一套衣服换上。”李鸿指着自己的衣柜说道。

陈麟打开衣柜,挑了一件拉风的皮夹克,还戴上了一副墨镜,装b感十足。

俩人换好行头,随即走出了病房。

陈淑君在隔壁病房巡查,她看到俩人换上便装,奇怪的走过来问着。

“陈麟,李鸿,你们俩人这身装扮是准备去哪呢?”

陈麟虽然逗比了点,但是总不至于傻到说:姐,我跟姐夫出去透透气,顺顺逛逛窑子!

“嗯,问你们话呢,干嘛去?”淑君目光审视着他们,语气上有点像是在审特务。

“姐,我和姐夫乔装准备去外面调查调查鬼子间谍特务。”陈麟这脑子转的倒是挺快,理由很。

“你们去查特务?”

“对啊,姐,我们去查特务,不相信你问姐夫?”陈麟面不改色,真真的说道。

这话要是从李鸿嘴里说出来陈淑君肯定不相信,陈麟这样说她深信不疑。

从小陈麟被姐姐打怕了,如果敢说谎,那就是等于拿自己的人生性命开玩笑。

“小心点你们。”

陈淑君提醒了他们一声,去忙自己工作了。

李鸿俩人相互坏笑着快速出了医院,走到了大街上,融入了人群中。

古城县是大县,原本人口就稠密,现在加上各地的搬迁户,人口是以前的两倍不止。

街道上门庭若市非常繁闹,人群熙熙攘攘,街道上商贩当街吆喝,时不时还有巡查兵路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