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个系统打鬼子

带个系统打鬼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0:22:38

最新章节: “轰,轰,轰!!!”“轰,轰,轰!!!”鬼子阵地上时不时的响起爆炸声。小鬼子不要命的和保安团步兵同归于尽,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代价。冲在前面的保安团士兵,因为没有察觉到鬼子敢死队,所以,他们和小鬼子都被爆炸物炸的粉身碎骨。保安团的攻势,暂时被小鬼子敢死队压制了。鬼子的指挥官趁着这个时候,快速的集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尽说大实话,哎!

李鸿饶有兴趣的在附近旁观,同时心里动着什么歪心思。

等下找个机会上去英雄救美,顺便装个b,没准这野娘们就自动投怀送抱,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嘛!

在一旁的阴暗角落站了一会,李鸿凑向前几步仔细窥视这个女子,总算是看清楚了女子的脸蛋模样。

“他娘的,怎么会是她?这也太诡异了吧?”

“团座,什么情况,你认识那野娘们?”警卫排长封彪好奇的看向李鸿。

“认识是认识,不过,这娘们的性格反差也太大了,以前是个柔弱矜持的大家闺秀,现在怎么成女汉子了?”

李鸿纳闷的抓抓二百五脑袋,想不通陈淑君为什么性格突变,只能说“装”真的女人天生的本事。

戴棉帽的中年男子,看到街道上的陈淑君将手下全部打倒在地,愣了愣之后,立即又呼唤来十几名打手。

在这群打手中,不少人手里还拿着大刀片子。

陈淑君毕竟只是一个女的,手上就夺了一根木棍,对付五六个人尚且还行,可是要对付一帮手里拿着刀片的凶悍打手,那就危险了,这样的场面还真得李鸿这个装b王者才能摆平。

“警卫排,给老子上!”

警卫排十几名士兵冲了上去,李鸿也大步的跟了上去。

“动刀动枪的干嘛呢?都给老子住手,把刀子放下!”

警卫排排长封彪大声喝着,士兵们冲上去围住了打手喽,黑洞洞的枪口死死指着他们。

面对这群手拿冲锋枪的士兵,打手喽顿时就怂了,一个个呆立在原地,不敢有任何的动作。

李鸿走过来,威严的大喝道:“老子再说一遍,把刀子放下,谁他娘的敢乱动,就地枪决!”

警卫排士兵一拉冲锋枪的枪机,十几个打手喽吓的赶紧丢下了大刀片子,乖的跟个孙子似的。

“李团长,你们在旁边看了这么久的戏,你可真会挑时间上场。”陈淑君捡起地上的医药箱,意有所指的说着,她早就注意到有帮当兵的在看戏了。

这可真不是李鸿故意迟来,原本他就想在关键时刻出来装b,只是没想到遇到熟人了,b也装不成,英雄救美就更没戏了,还被当众揭穿,简直尴尬死了。

幸好李鸿这个人脸皮一向就厚,他对陈淑君讪讪的笑着:“陈医生,真巧啊,没想到又被我李鸿英雄救美了,哈哈哈。”

“还想英雄救美,美的你,我可不领情,哼。”

陈淑君送个李鸿一个白眼,轻哼一声背着医药箱去给不远处那些遭到驱打受伤的难民治伤。

李鸿上下看了一眼牌面不错的大酒楼,反正英雄救美没成,只能动动歪心思想想别的损人利己的事情了。

中年男子见陈淑君和李鸿认识,赶紧殷勤的上去给李鸿和警卫排士兵敬上烟。

“长官,来,您抽根烟。”中年男子陪着笑脸给李鸿点起烟。

李鸿吸了两口烟,有意的问道:“这酒楼是你的?”

“不,不是,这酒楼是刘麻子刘爷的,我只是酒楼的掌柜。”掌柜手一挥,让那些打手喽退了下去。

刘麻子这个人李鸿听范统提起过,还在戏院打过照面,反正三教九流什么勾当都做不是个什么好鸟,据说跟小鬼子之间还有点猫腻,也不知道真假。

“去把刘麻子给老子喊过来。”李鸿语气冷冷的对掌柜说道。

“长官,我们就打了一些刁民,为了这点小事何必惊动三爷,你消消火……”

不等对方说完,李鸿脸色骤变,勃然大怒扇了掌柜的一个大耳刮子。

“他娘的,当街殴打难民,而且你们连老子的女人都敢打,还说是小事让老子消消火?!”李鸿又一脚将对方踹到在地,这家伙连难民都打,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。

掌柜被打懵了,颤颤巍巍的说:“长官,恕罪,恕罪,小的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内人,要是小的知道哪里敢乱来……”

“滚,他娘的,把狗曰的刘麻子给老子叫过来,不然老子就拆了这酒楼!”

李鸿怒瞪着双眼,吼的对方浑身颤抖。

掌柜的狼狈爬起身,赶紧跑开去向刘麻子汇报。

不远处的陈淑君听到了李鸿的大嗓门,被当众说成是他的女人,陈淑君似乎并不怎么在意,她只是专心的给一名小女孩涂抹药。

李鸿这个土匪头子的性格她是知道一点的,口无遮拦,满嘴粗话,什么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都不奇怪,陈淑君又何必去跟一个土匪出身的人计较口舌?

“谢谢姐姐。”

一名发辫凌乱,蹭破脸皮的小女孩感谢着陈淑君。

“小丫头,真乖,以后谁敢打你,你告诉姐姐,姐姐帮你教训他。”陈淑君富有同情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,帮她清理着脏乱的发辫。

其实,陈淑君心里倒是挺喜欢李鸿这股粗野的性情,哪个女孩受了委屈,不希望有个男人替她找回场子出出气。

不久,李鸿朝陈淑君这边缓缓走过来,笑着说道:“陈大小姐,刚才他们打你,咱帮你教训他们了,等下再帮你要点精神损失费,咱这朋友够义气吧?”

“李团长,你说错了,是我打他们,不是他们打我好不好?”陈淑君撇了他一眼,装作不太高兴的说:“土匪就是土匪,动不动就打人,不过,你这打的确实还挺让人解恨,好意领了。”

“来,小妹妹吃糖果。”李鸿变戏法似的拿出两颗大白兔奶糖递给小女孩。

“谢谢叔叔。”小女孩拿起糖果放进嘴里吃吸吮。

“我x,什么玩意,喊我叔叔?”李鸿满头黑线的抓抓脑袋,郁闷的对陈淑君说道:“陈大小姐,我们可是同岁,她怎么喊你姐姐,喊我叔叔?这,这,我有那么显老么……”

要不是陈淑君在旁边,李鸿真想把小女孩手里的糖果抢回来,哎,这小女孩尽说大实话。

“小孩子最纯真了,是不会轻易说谎的,好一个叔叔,咯咯咯……”陈淑君忍不住的“咯咯”笑。